直接按
美国继续干预中国内政和香港事务,并出台了各种法案或制裁措施,以加剧对中国的镇压。美国众议院在当地时间7日通过口头表决无异议通过了新的香港法律。美国财政部还于7日上午宣布,将对14名中国人大官员实施所谓的“制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香港人大代表谭耀宗今天(8日)在接受深圳卫视《每日新闻》记者秦岳的采访时说,美国无权在香港问题上立场坚定,更不用说“制裁”了。这种所谓的“制裁”没有任何作用,也没有任何意义。相信该国将在稍后采取对策。国务院发言人已经对此表示了立场,并且一定会做他说的话。谭耀宗还认为,美国的所作所为只会激发中国人民的决心,经济团结和支持国家发展,以解决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困难。
以下是采访记录:
深圳卫星电视台和直接新闻记者秦岳:为什么美国这次针对14位全国人大代表或“制裁”副主席?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这是美国第二次实施所谓的“制裁”。这次,主要是美国国务院的建议,即四名议员最近应在香港和美国担任DQ。由于该决定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的,美国选出了14名国会议员。
我认为美国的做法是非常不合理和荒谬的。首先,根据《宪法》,《基本法》和《国家安全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决定香港的立法者是否有资格。外国无权干预香港问题,更不用说制裁了。第二,所谓的“制裁”没有效果,没有意义。
除非得到正式邀请,否则我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主席将不会前往美国。我相信美国提出的“制裁”只是一项政治行动,我希望他们的下属知道他们已经采取了相关行动以示姿态。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谴责美国政府所谓的“制裁”行动,我支持该国采取适当的对策,我相信该国以后会采取对策。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发表声明。可以判断,肯定会。
卫星电视和深圳直邮记者秦岳:以前有报道说香港官员会被列入“制裁”名单。您是香港地区人大常委会委员。名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我不担心。面对一个强大国家的支持,我能担心什么?此外,我们所做的是合理,合理和合法的。外国不应干涉或干涉香港事务。
香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
卫星电视和深圳直接新闻记者秦岳:您也将在本月前往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这次您将讨论香港问题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每届会议都有固定的议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工作也很忙,因为制定了许多法律,需要修改,也需要讨论和通过许多报告,因此不会每次都讨论香港问题。但是每次我去北京时,很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议员都在私下对我讲话。你在乎香港,问香港最近的情况如何?疫情缓解了吗?公众和市场经济如何?因此,在香港问题上,它们都支持相关的决定。
深圳卫星电视台和直接新闻记者秦岳:除了新一轮的“制裁”之外,美国众议院还通过了一项与香港有关的新法律,称为“香港人自由与选择法”。“”。为什么最近西方国家反复宣读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确实,外国势力并未像现在这样明显地干预香港的内政。去年的黑暴动之后,意图是外国武装部队第五次介入香港。在香港犯有罪行并有犯罪记录的人已经逃跑了。现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公开接受这些人。他们的意图是使香港继续保持混乱,社会变得不稳定,破坏香港的繁荣与稳定。我认为他们的行为并非全都是耻辱,对他们也不利。
深圳卫星电视台和直接新闻记者秦岳:在两个美国政府之间的过渡时期,特朗普政府会对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产生任何影响吗?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我本人从未对外国政府寄予过任何希望,无论是政党轮换还是领导人更换。我相信,不管谁当政,这都是违反他们的政策的。中国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他们也不会带来太大变化。他们所做的更多的事情激发了我们中国人团结和支持该国发展自己的经济,以解决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困难。
秦岳,深圳卫视兼直接新闻记者
卫星电视和深圳直接新闻记者秦岳:现在,许志峰和其他人已经逃到了英国和其他国家。您担心这些人正在卷入所谓的“国际战线”来做一些事情吗?对香港不利吗?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想想他们去异国他乡时的影响力越来越小。我觉得这些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不那么有价值。根据香港的《国家安全法》,他们不能走在香港抢劫,也不能出国,最多只能出国。我认为我们不必担心这些噪音。最重要的是我们一步一步地做自己的事情。
卫星电视和深圳直接新闻记者秦岳:今天有几名前国会议员被警察逮捕并指控。您如何看待国家警察局最近的严厉行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谭耀宗:我认为这次警察做得很好。如果有人违反法律,警察将收集证据然后采取行动。在某些情况下,警察已经发出了足够的警告,但有些人仍在尝试法律。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一定会采取行动,如果警察不采取行动,就会鼓励违法行为的出现。
深圳卫视和直接新闻记者秦岳:香港市民最近呼吁对整个人口进行强制性测试,您是否与内地朋友讨论了这一问题,您是否支持香港国家测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当然,如果可以进行强制性测试会很好,但我也理解在香港进行通用测试会很困难。一些香港人喜欢自己做决定,不想被“强迫”。另外,如果您同时测试数百万人,将会有一定的时机,技术难度,并且人们难以应对,视情况而定,政府可能会进行强制测试,我认为这是一种可行的方法也一样如果确实发生了全国性的疫情暴发,我们肯定需要考虑采取措施使全市关闭所有人。请帮助中央政府在两周之内开展全国性的检测活动,但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将来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