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美国宣布将制裁中国媒体机构,将四家中国媒体列为“外交使团”,并限制其正常工作。这样的政策无疑是非常不理性和自大的,我国政府还宣布了对付美国的粗鲁行为。
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政府外交部敦促美国驻华媒体机构向有关中国当局解释其行动。我们这样做的方法是抗辩性防御,美国迫使我们采取此类措施。
这并不是中美在媒体问题上的首次对抗。早在2月,美国宣布以后将中国媒体定义为制裁中国媒体和中国的“外交使团”。采取了相同的对策。
美国不仅在这种媒体上放了很大的外交使团帽子,而且还通过各种手段镇压了中国在美国的媒体。
早在5月8日,美国宣布将限制中国记者进入该国。中国记者只能在美国停留90天;到期后,必须要求美国政府续签。根据国家安全局的行政效率,大多数中国记者可能无法及时续签签证。
这将严重影响两国之间的媒体工作。作为对此事件的回应,《环球时报》主编胡希金也作了回应。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的不适当问题。这种行为无疑将对中美之间的媒体关系产生重大影响,对双方都不利。
胡锡金还向美国的《环球时报》组织作了一些介绍。在美国成立的《环球时报》组织非常合理,并雇用了许多当地员工来工作。
但是,美国政府对此非常谨慎,她总是无缘无故地来打扰《环球时报》员工的正常工作,甚至让很多员工担心他们的安全。在美国的影响下,《环球时报》在澳大利亚的员工也有类似的担忧。
这也直接证明了所谓的新闻自由在美国仍然受到各种限制,胡希金还表示,如果中美之间存在媒体限制,中国可以操纵的空间显然大于美国。虽然这种行为毫无用处,但对两国的外交关系将产生重大影响。
免责声明:本文最初由海峡信息网(图像网络的来源)创建。如有违反,请联系一些参考来源:中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