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毅指着避雷针说:“这根铁针伤了你的头痛。”王海平对此表示怀疑。他看着避雷针说:“近年来,我的偏头痛受到这件小事的影响吗?”程毅说:“王先生。你总是离开办公室一会儿,头痛问题会消失吗?”王海平说完之后,他真的以为只要离开办公室或回家,他基本上就赢了。没有头痛的问题..
成义这样说时,王海平迅速对成义说:“这确实是问题。如果不是成义的事,而你今天发现了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这种头痛会持续多久。”
听完王海平的肯定话后,王华开始用双眼向上和向下看,他坚信记忆的能力,对他的钦佩就像汹涌的河水,如泛滥而无法控制的黄河。成怡看上去对肥胖王的奇怪表情不舒服。
有时王海平继续说:“成义弟兄,我该怎么办?最好早点解决这个问题。“经过考虑,程毅说,”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卸下避雷针并更换。一个位置,第二个位置是将窗台抬高四英寸。这两种方法是最直接的。还有其他方法,但是它们都使情况变得更加轻松,无法解决基本问题。”他再次在办公椅上打手势,然后说道:“我只是看着椅子窗前的风景。如果将其增加10厘米,则会使视线关闭。我仍在考虑一种方法,可以要求某人与对面的人进行谈判。“王海平,当程毅看到程毅时,他说:“请问程毅,弟弟程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程毅点点头说,好吗。”
王海平现在100%信任程毅,甚至可以通过风水发现他头痛的秘密。程一不知道,他的几句话对王海平的影响甚至没有被香港最著名的风水大师发现。
程毅看到时间只有上午10:30时,他说:“王先生,我们应该先研究风水办公室,然后再成立吗?”王海平挥手说:“别着急,先喝点茶,然后在晚餐后去风水办公室学习,这个问题还为时不晚。”程怡看到王海平并不着急,也没有这样说的。王海平请程毅和王华坐下来说我这里有东西,今天我很高兴,让我们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