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古槐妖女多年前,彭溪县有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申琳,她出生并勉强生活了三天。
附近一位著名的道士来了,说他一生中没有树木,称他为林。
在房子的后面是一棵厚实的老蚱tree树。在道教神父的建议下,沉氏家族在around树周围建了一个新的小院子,供沉琳居住。给他一张木床,住在一间木房子里房屋前后都种有鲜花和植物。
这样,沉琳勉强幸存下来。
琳琳从小就很聪明,永远不会忘记阅读。父亲在其他地方经商,他也赚了很多钱,所以他邀请丈夫来教书。
沉琳13岁那年被录取为奖学金,但他连续两次没有参加省考试。沉秀才有些沮丧,但为了振兴家庭并继续努力学习,他必须至少测试他的想法。
沉秀才20岁那年结婚,妻子吴石是该市餐饮王店主的女儿,结婚后夫妻关系非常好,也很热爱。但是六个月后,该再次进行省级考试了。
沉秀才决定把孩子们的事搁置一旁,在闭门造车的路上努力学习,他回到专门为他建造的木制庭院里,要求妻子每天送饭,其余时间都不要打扰他。
当吴先生看到丈夫努力工作时,她也感到很高兴,她此时很孤单,仍然可以忍受。如果她的丈夫将来升职,她也可以成为有地位的女士,这与她目前的地位完全不同!
根据丈夫的命令,吴天天每天在书店前的一张小桌子上放饭,然后放下后就辞职了。
吴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见到丈夫了,那天真的很想念他,拿出食物后,他忍不住打开木门去见丈夫。
沉秀才听到脚步声,转过头。当吴石看到他时,他感到震惊。
那时,沉秀才的眼睛是红色的,脸是灰色的,而且太瘦了,怎么了,才半个月,有什么不好的吗?
吴先生急忙走近,问出什么问题了,我需要打电话给医生看吗?
沉秀才将妻子推开,并责骂她:“书房是一个明智的男人可以学习的地方。你是女人的房子。你不能随便走进去。现在出去。我走路很好。”
Wu照顾她的丈夫,但受到了这种对待,他感到受伤,但是当她看到丈夫的表情严厉时,她不敢多说,于是她乖乖地退出了。
当吴回到前院时,他想得更多,出了点问题,她丈夫一定发生了什么事!那天晚上,吴无法入睡,于是,他拿起了箱梁,偷偷去看丈夫家的事。
午夜时分,吴进入后院,躲在工作窗前,偷听了屋子。
我只是听到翻页的声音,原来我丈夫很努力!我还在学习,这表明我丈夫真的很累。明天我们将制作营养人参汤来帮助我丈夫。
当吴先生要回去时,他听到门吱吱作响,被一阵冷风困住。
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夫妻俩在房间里充满爱心地交谈。聊了一会儿之后,房间里的烛光熄灭了,很快男女之间的爱声就从床上消失了。
Wu的脸因愤怒而脸色苍白,想跳入云端,问这个女人是谁,但另一个想法是错误的,这个女人是哪里人?应该有个大问题!我掉入云端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被它杀死。
第二天一大早,吴某去了白云山庆丰寺。吴家人在关中见到道家庆阳后,告诉道家领导昨晚在家里看到的东西,并怀疑这名女子可能是鬼魂。道场无言起身,跟着吴回到家。道家一到屋子的前门,就变了脸,拿出指南针,一看到指南针在颤抖,突然爆炸了!
道教司令让大家呆在外面的院子里,拔出木剑冲进后院,用刺刀打开书房门,看到沉秀才盯着他,道昌庆阳指着他的额头,沉秀才轻轻落下。
道士把他带到外面的庭院。道家说,再也不能要求这个后院了,把老槐树绑起来,用火烧掉,否则这个恶魔很快就会变成恶魔。大家一起开始,带来了很多干木,并将其堆放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道教指挥官点燃了大火,熊熊的大火突然点燃了,远方回头。
刺槐的一棵老树上传来一声女人的惨叫,整个村庄都听到了。大火燃烧了很久,尖叫声就消失了,刺槐和它后面的小书院变成了灰烬。
一天后,沉秀才终于醒来,他的精神状态恢复了正常,但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记得有一个陌生的女人陪在他的书房里。
沉秀才得知此事后,对妻子深表谢意,夫妻俩变得更加热爱。
今年的秋季节,沉秀才顺利通过了法律考试,成为该地区的著名人物。后来由于没有地方官员而被任命为彭溪区法官,在该地区颇有名气。
这个故事被称为“古代淮妖女孩”,取材于阿飞的原著《景月寨民间故事》。
刺槐变成一棵美丽的树,变成了使学者困惑的美丽。表面上看来,学者正在利用这一优势。实际上,这个仙女每天晚上都在吮吸他的精髓和杨琦,不久他只剩下死路一条。
在神话中,仍然有一些仙女。作为学者,即使她是无与伦比的美丽,但她干净,自信,不受诱惑,与她无关。
实际上,许多男人之所以软弱,是因为他们见到美丽的女人时无法控制自己,而其他人则陷入了眨眼的困境。当它最终产生了可怕的后果时,它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