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对斯??诺讲话,爷爷听了(1960年10月)
本文摘自毛泽东的孙女孔冬梅与中国首席礼宾官王海荣的讨论。中央文件出版社出版了《改变世界的日子》。作者用孙女的口吻告诉祖父毛泽东的外交事务。书中首次揭示了许多秘密轶事,最初是在2006年8月18日的《文汇阅读周刊》上发表的。
1967年10月,我的祖父读了一篇题为“越南战争后的亚洲”的文章,该文章在1967年10月号的《美国外交季刊》第四版上发表。
尼克松在文章中对美国多年未能孤立中国感到失望,因此提出了与中国对话的想法,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发出有意改变美国的信号。当前美国对华政策,而世界另一端的中国正在迅速接受这一政策。
我的祖父认为,如果尼克松上台,美国可能会改变其对华政策。总理还指示外交部门着眼于观察和研究美国的战略趋势。在这一点上,中美关系再次成为新中国领导人的重要问题。
雪有先见之明
斯诺(Snow)于1970年8月到达北京,并于10月1日应邀参加天安门,作为国家法定节假日的客人。
缺席了五年后,爷爷和斯诺笑了笑。1970年12月18日凌晨五点,天还没黑。朝内街外交部办公楼的哈蓉睡着了,被电话铃声惊醒。
电话来自祖父的护士长吴绪君,她对海荣说:
“董事长即将见到斯诺,你和唐文生将出席。你告诉斯诺,一个老朋友想见他。来吧!”
海蓉呆了片刻,还没醒来。
爷爷敦促海荣不要敢动。她迅速将其伴侣唐文生“拉”下床。
中南海派来的汽车立即到达。将王海荣和唐文生带到游泳池前的公共住宅。他们承担了由祖父亲自安排的任务。他上了车,去了当时北京最高的外国饭店-北京饭店-Snow的住所。
爷爷为什么突然建议见他的老朋友斯诺?在对老同志进行资料披露和分析之后,是因为“参考文献”介绍了斯诺的文章。
“目前,中国已经消除了由“文化大革命”引起的长期严重的“倒退”,与外界重新建立了联系。很明显,根据毛主席的说法,中国将建立广泛的反帝国主义统一战线。日本的声明说,这方面并不排除美国人。”
斯诺基于“ 5月20日宣言”做出了判决:中美可能处于“反帝国主义统一战线”上-这是一个重要发现!尽管“反帝统一战线”这个说法不正确,但是爷爷仍然有兴奋和激动的感觉吗?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的专机于上午11:30到达北京东郊首都机场,尼克松总统迈出了第一步,主动伸出右手,周总理上台并举起了手。伸出他的手,他的双手紧握着温暖而有力。
那时我的祖父又做出了一个意外的决定。
据护士长吴绪军说:尼克松抵达北京之前,她给祖父读了一则评论,其中一位说:尼克松带着白旗来到北京。这意味着尼克松投降了,这违背了这位访客的观点。爷爷听到了这个消息,笑了。他说:“我将成为尼克松的自由者。”
答案直到1972年2月21日才发布。第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华人是吴旭军。爷爷叫吴绪君到床上,告诉她。那时,在床边的老人很少起床坐了七八天。他对吴旭军说:希望很快见到尼克松。这可不是小事。这次,吴旭军去年4月要求致电海蓉邀请美国乒乓球队时,不必犹豫。她从海荣(Hairong)得知,美国国务院永远无法确定祖父何时会见尼克松,她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这样做。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了,成千上万的人都在匆忙中,必须立即做好准备。吴绪钧首先为祖父服务,并帮助他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然后从1972年2月1日开始外出小跑,当时外交大臣进行了改革,以照顾外国GM在中南海游泳池,基本上是张玉峰秘书帮助老人迎接客人,然后吴旭军去告诉监护人和理发师周福明,自从本月初与巴基斯坦总统布托会面以来,基本上躺在床上的老人都没有忽略了头发,周福明还负责在会议室准备茶水。
然后,吴绪军回到值班室,通知了祖父的人身安全警卫李连成,然后向中央办公室主任王东兴和中南海西关卫兵报了警。细心的吴旭军还通知生活经理吴连登准备食物,因为他们担心老年人如果见面可能会降低血糖。
最后,她跑到了医疗队,该医疗队由于祖父的病而经常住在中南海游泳池,并告诉他们即将举行的会谈,请致电。吴绪军做完这些事情后,他急忙回到卧室,帮助老人进入会议室,让我回到医疗队,再次检查了医疗设备和急救。资料来源:文辉